Skip to main content

爱游戏下载-AR旋风《口袋妖怪Go》惹祸 全球上演捉妖记

《口袋妖怪Go》彻底颠覆了人们生活和思维方式——不少地区的街头突然出现了一群奇怪的“低头族”,爱游戏下载 拿着手机四处扫描,眼光飘忽不定,口中叨念着神秘词汇,还常常跑到奇怪角落大呼小叫。爱游戏下载 他们可没有发神经,而是因为《口袋妖怪Go》的玩法就在于开启谷歌地图和定位功能之后,游戏会在手机摄像头实时拍摄的画面中叠加皮卡丘、杰尼龟等小精灵,这些小精灵可能藏在任何角落,你需要拿着手机四处走动,发现并抓住它。

口袋妖怪GO

有网友说:“默克尔用了8年的时间都没能说服德国人上街跑步,《口袋妖怪Go》在24小时之内就做到了。”20多年来,工程师汉森的上班路线一直遵循“公司——家”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原则,可自从玩上了瘾,为了捉到更多的小妖怪,他的轨迹如布朗运动般无限扩散,为了不迟到,他还得早起加跑步前进。

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现在正处于冬季,但似乎也拦不住玩家的热情。某个周末,悉尼歌剧院附近就聚集起来2000多名“非游客”,全都是跑来捉妖的玩家。这款游戏让很多地方一夜之间成了“著名景点”,平时门可罗雀,可是忽如一夜游戏开,千人万人涌进来……据说甚至连墓地里大晚上都有拿着手机抓妖怪的人。

在美国发生的一幕更奇葩!一男子凌晨3点出门捉妖,被路边的两个黑人兄弟喊住,三人一见如故,就地抓起了“大岩蛇”,正巧警察路过,心想半夜三更这几个人莫非在进行毒品交易,于是上前询问。三人亮出游戏,警察“蜀黍”一看:“哇塞,这么好玩”,立马儿掏出手机加入进来。警察“蜀黍”,你还记得自己在执勤吗?据说在战火纷飞的摩苏尔战事前沿阵地,还有一位美国士兵居然抓住了第一只小精灵,成功开启了自己在《口袋妖怪Go》世界中的战场。玩家的世界要多疯狂有多疯狂!

外设设备

意想不到的烦恼

不过,有人从捉妖中碰到的是艳遇,也有人碰到的是墙。斯蒂芬妮·佛罗施为了捉妖,撞上过消防栓、路牌,还被一只狗绊倒,她终于明白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。斯蒂芬妮还算幸运,越来越多玩家沉迷在游戏中,完全忘记身在现实世界,导致安全事故频发,美国还有两名男子因为玩得太入迷,不幸坠落悬崖。

很多古怪的事情也相继发生。美国密苏里警方逮捕了4名嫌犯,他们特意在妖怪出没多的地方蹲点,抢劫其他玩家。悉尼警方也接到投诉,说某公寓楼下聚集的玩家大晚上还不走,居民不堪其扰,只好用水气球驱赶玩家。

游戏设置的一些地标不合理,造成了不少负面影响。澳大利亚达尔文市的一个警察局被游戏设定成补给站,玩家纷纷冲进警察局刷装备,警察局只好在脸书发表声明:“已经开工的训练师们,请不要为了获得精灵球进警察局。”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里也有小精灵分布。纪念馆认为在如此庄严肃穆的场所玩游戏不尊重死者,正在联系游戏开发公司要求把纪念馆从游戏场景中移除。

对于玩家而言,还有泄露隐私的危险。这款游戏需要玩家用谷歌账号登录游戏,并且要求获取他们的地理位置、基本用户信息、谷歌地图里常去的地方,甚至一度要求获取full access的权限,也就是包含查看私人邮件以及个人隐私的权限。后来游戏开发公司Niantic澄清说是技术错误并且已经修复。

口袋妖怪

中国小伙伴梦难圆

为什么《口袋妖怪Go》这么火?从技术角度看,是因为这款游戏将增强现实的AR技术与地理位置技术完美结合,这种体验太新鲜。从心理角度讲,是因为任天堂打好了一手怀旧的情怀牌。1996年,第一代Pokemon游戏出世;1997年,任天堂随即推出相关动画片,一时火遍全球。这部动画在1998年进入中国,其主人公、那个有着黑色爆炸头发型的少年小智,和他身边的黄色老鼠皮卡丘,让无数80后、90后对充满各种宠物小精灵的奇幻世界充满向往,这些经典形象也成为他们心中的永恒记忆。

中国工商银行也顺应大伙儿抓皮卡丘的童年情怀,成功地做了一次推广。他们在官方微博上发文:提醒大家注意,玩《口袋妖怪Go》也要注意周边安全,遵守法律法规,请勿以“你们柜台里面有一只皮卡丘”这种借口妄图擅闯银行安全区域。谢谢配合。想来抓大厅里的妖怪的话,请刷卡取号。

但是工行担忧的场景并未出现,因为《口袋妖怪Go》至今未在中国区的App Store上架。中国区一度解封的消息让不少心急的玩家在朋友圈里奔走相告,不过解封只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。官方还发了一封措辞“婉约”的推特告知:“中国的玩家你们好,我们已经紧急修复了一个让中国玩家可以玩到《口袋妖怪Go》的Bug,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不能玩的状态了。给大家添麻烦了很抱歉。”小伙伴的内心想来几乎都是崩溃的。

口袋妖怪系列

口袋妖怪Go迟迟不肯来

有人分析说,这款游戏的基础是要依赖谷歌地图来找寻小精灵,对地图数据准确度要求很高,而谷歌地图缺席中国市场6年,国内数据准确性大打折扣。如果要换地图商,游戏的内容数据都需要重新匹配,对任天堂与Niantic来说,是一大难题。

不过,国内一些“实干家”很快仿制出各式山寨版《口袋妖怪Go》,但是因为技术不到位,越玩越“国际化”的中国玩家们对此似乎并不买账。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是,有媒体问遍我国几乎所有的游戏研发大厂,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:“我们没有AR项目,也没有AR研究”。这反映出中国本土游戏产业的问题,自主研发能力不足而山寨模仿热情有余,一直在追赶,从未被超越。

中国的小伙伴们也不用太过纠结,少了抓妖怪的乐趣,我们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烦恼,不如重新思考一下开头那个问题的答案吧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